Leg Info

赛事起航:
2018年2月7日

情况怎样?

第六赛段又是一个长达6100海里的赛段。2月7日起航后,船队将穿越南中国海抵达菲律宾北端。其后,离开进入太平洋,向东北方向开始一段长距离拉力赛,一路闪过许多玻里尼西亚群岛后到达奥克兰。

这又是一段深受由北往南气候区变化(地球的海洋性气候以气候带为特征,水平分布,环绕地球,从赤道向两极成镜像分布)影响的赛段。尽管香港是一个新的停靠港,但因为靠近上届比赛中该赛段的停靠港三亚,因此仍有一些历史故事。 

这里埋伏着怎样的陷阱等待着粗心的导航员?

东北季风:第五赛段将从第四赛段结束的东北季风区(亚洲中部强大的季节性高压影响下,顺时针环流圈形成的风)起航。不同的是,上一赛段是顺风航行,这次船队则不得不迎风,逆着风航行。2015年,单人环球航行家山姆·戴维斯随爱生雅队在东北季风中迎风航行时,这样说道,

“我们出发后已经在此航行24小时了,我们充分体验到了什么叫‘生活在极限’。船体侧倾的极限角度,极限潮湿,在船上做任何事都极度困难。”这一赛段的开端有可能十分残酷,甚至发生船只破裂的事情。

更多的岛链:一旦离开菲律宾南端,船队将借助东北风(现在多称之为东北信风,指的是在北半球从东北方持续吹向赤道的中强风),现在航线为朝东南方,因此,会有几天的快速航行。船队一路冲向巴布亚新几内亚和所罗门群岛的东部,随后是在南太平洋上的一长距离航行,途径瓦努阿图和斐济,最后抵达帆船之都。所有这些陆块都将对战术策略造成影响,这取决于船只有多靠近这些陆块。

赤道无风带:是的,赤道无风带又回来了(赤道无风带是一个覆盖赤道地区大洋区域的低压区,以雷电、微风、下雨和突如其来的狂风著称),在太平洋的这一区域,赤道无风带被偏东信风分为两条。

实际上,关于全球气候带更精确的顺序应该是:东北信风、赤道无风带、偏东信风、赤道无风带,然后是东南信风(这是气象学书呆子的准确说法)。但是在大西洋上(及地球上其它大多数地区),位于两个赤道无风带间的偏东信风区非常小,也难以清楚划分。因此这一名词也演变为将位于东北信风及东南信风间微风、飑的所有区域的统称。

但在太平洋上尤其是在通往奥克兰的航线上,偏东信风较为完整,这意味着船队将在两个赤道无风区见转换。这一区域对赛段影响重大。

信风区的拉力赛:一旦脱离赤道无风带,航行会容易的多,至少对战略部门如此。如果东南信风形成良好(在南半球,信风从东南方持续吹向赤道),船队将在阳光、大浪中一路航行至终点站。

南太平洋高压(副热带高压区,位于30-38纬度之间的稳定半静态高压区)通常一路绵延向东,靠近南美洲。因此船队通常会待在高压区的西部,在东风象限区域中航行。奥克兰距离南纬37度不远,属于亚热带气候,因此船队很有可能在条件稳定、状况极佳环境下驶向终点。

那么这一赛段的伤亡状况如何?

选好你的位置:在2008-09赛季中,进入东北信风的7支船队中,有4支船队不得不停下来进行大修补,其中2支船队没能完成这一赛段的比赛,另有1支船直到下一赛段开始才完成修补!

同年,电讯蓝队及彪马队不得不“迎难而上”,穿过斐济而不是绕行通过,因此,伊恩·沃克向彪马发出了那封著名的邮件“干得漂亮,但是你确定能通过公路大桥?”当然没有公路大桥。

当然,通往奥克兰的最后冲刺,即沿着新西兰东部海岸一路下行的这一赛段也见证了无数经典的对抗赛,尤以1989-90赛季中,未来归乡荣誉而战的“蓝蓝对决”(新西兰对新西兰之战)尤为出名。格兰特·道尔顿的斐雪派克队因为遭遇了40节狂风船只受损,最终被彼得·布莱克的斯坦因拉格队击败。 两支船队从未停止竞争,直到一方无法前进。

相关新闻

No results found :(
  • {{item.category}}
    {{item.subcategory}}
    {{item.tagName}}

    {{item.title}}

    {{item.short_text}}
    {{item.text}}
    {{item.plus_text}}
    {{item.subsection}}
{{percentLoaded}}% loading...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