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 Info

赛段起航时间:
2018年4月22日

我们要去哪儿?

从巴西的伊塔加出发,在大西洋中一路北上航行5700海里后,将抵达美国罗得岛州的纽波特。本赛段将于4月22日开赛,因此船队将从南半球的秋天跨越至北半球的春天。这将是由南往北最后一个长距离赛段,纵向穿越不同的气候带,而不是横向跨越时区。

所以这是最后一次提到气候带么?

要知道地球的海洋性气候呈带状分布,水平运动环绕地球,从赤道向两极对称延伸。 这一赛段船队们将经历的想必我们都已熟稔,如果还没有,那么这个特殊的赛段也是类似的。除了我们曾在第二赛段中有过类似经历外,此前,往届的沃尔沃环球帆船赛中也曾设有巴西到新英格兰的赛段。

面临的挑战有哪些?

圣海伦娜高压带:一开始,船队会试图绕着圣海伦娜高压(一个副热带高压区,位于30-38纬度间的一个稳定、半静态的高压区)穿行。他们可以借助离开安第斯山脉后减弱的小型低压气象系统。这一赛段将充满变数。

信风:理论上,里约北部不远处会形成信风(在南半球为从东南方持续吹向赤道的中强风)。

因此一旦船队绕过拐角,向巴西东端的累西腓前进时,将转而进入微弱的东部或东南信风,接着是一段持续的航行。谁能率先抵达这里谁将获得领先优势。

巴西洋流:别忘了巴西洋流,它沿着累西腓的海岸线一路向南,流动至布宜诺斯艾利斯。导航员将密切关注洋流图,找到可以利用的旋涡及逆涡流,

上岸:对于船队来说,巴西拐角处的累西腓将面临这一个战略问题。需要平衡以下两个问题:离岸越远,风力越大越稳,但也意味着要绕更远的路。对此,有个经验规则是在离海岸线10英里内或是在100英里外航行。

在1997-98赛季中,劳里·史密斯就严格遵守了“10英里内”这一经验,贴近海岸线绕行过拐角,一跃至领先位置。布维·贝金在2005-06赛季中也是如此,要当心对手在这里采取行动。

赤道无风带:这将是船队最后一次穿越赤道无风带(一个几乎覆盖了赤道区域海洋的低压区,以雷电、微风、雨水及突如起来的狂风著称)。因为各船队往往在大西洋最狭窄的地方排队穿越,因此这次特殊的穿越将比前三次更直接明了。

信风:通常最先摆脱赤道无风带的船队将在穿越加勒比海时,率先迎来在信风带(在北半球,从东北方吹向赤道的风)的快速航行

亚速尔高压:与圣海伦娜高压呈镜像分布,这一高压决定着信风带的强度和位置。战略就是乘信风向北,然后避开高压区的西部边缘,但高压区可能向西延伸相当一段距离,在美国被称为百慕大高压。如果中心区离百慕大高压更近,那么避开边缘区就会成为问题。

进入西风带:一旦离开亚速尔高压区,船队将向西北方,朝西风带航行,进入被北美洲大陆分裂开的低压系统路径中,向欧洲进发。这些气象系统的表现将对靠近纽波特的航线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因为此时离春分(这通常是一年中不稳定的一段时间)不远,所以美国船队都将遇到

墨西哥湾暖流:下一赛段我们将更多提到这一暖流,但本赛段的结束部分也将受它影响。墨西哥湾暖流,是一股强大的暖流,沿美国东海岸向东北方流动,随即右转,向东跨越大西洋抵达北欧海岸。在面对低压系统的同时,要跨越东北流向的暖流所形成的漩涡,这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不小的考验。在墨西哥湾暖流中迎风航行将十分残酷,所以要尽可能避开。

有什么有趣的故事么?

本赛段曾屡次成为决定最终成绩的影响因素。从伊塔加到迈阿密的行程中,法国安盟保险队曾超越电信队为赢得胜利打开缺口。

No info at the moment.

相关新闻

No results found :(
  • {{item.category}}
    {{item.subcategory}}
    {{item.tagName}}

    {{item.title}}

    {{item.short_text}}
    {{item.text}}
    {{item.plus_text}}
    {{item.subsection}}
{{percentLoaded}}% loading...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