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 Info

赛段起航时间:
2018年5月20日

我们终于回到了欧洲

这将是最后一个长距离赛段,从美国罗得岛的纽波特到威尔士的卡迪夫,全程3300海里。这又是一个经典赛段,因此也是比赛中最后一个双倍积分的赛段。

跨洋帆船赛起始于1905年,当时,三次美洲杯冠军得主——查利·巴尔,在Kaiser杯大西洋帆船赛中赢得了冠军。船队仅用了12天就完成了跨洋,对于单体船来说,即使放在今天这也是个不错的成绩。

那么他们又会面临什么样的天气呢?

5月20日起航时,正值春末,因此跨洋比赛将深受西风带(环绕北极和南极,向东移动的低压系统)影响。不同于此前驶向里斯本的比赛,本赛段的起点终点都位于西风带中。这是一条经典的横跨大西洋路线,因此航行简单且快速。

一旦冲出起航线,船队将会寻找带有他们名字的低压系统,一旦找到就会尽力维持。北半球因为分布着众多的陆地阻断了大西洋上的风暴海浪,(按理说)船员们不会面临在南大洋上的艰险海况,但这仍是一个艰难寒冷的赛段。

还有什么?

墨西哥湾暖流:最大最复杂的影响因素是墨西哥湾暖流。它起源于墨西哥湾,经过佛罗里达海峡沿着美国的东部海域与加拿大纽芬兰省向北,最后跨越北大西洋。

它并不是一条统一向东的洋流,中间有数不尽的情形复杂的漩涡和逆涡流。导航员需要花费大量时间精力找到并优化离开纽波特的路线,从正确的位置进入墨西哥湾暖流。如果船队处理的好,将获得额外的4节速度,因此这是一场非赢即输的比赛。

更多的泰坦尼克时刻:冰山是本赛段的重要影响因素之一,赛事官员通常会在航线中设定一条北部界限。关键是使船队远离大海岸,来自拉布拉多洋流(携带着北极的冰山)的冰冷海水与墨西哥湾暖流的温暖水流在这里汇合。

亚速尔高压:我知道自己说个整个赛段都会在西风带,也确实如此。但亚速尔高压(一个位于30-38纬度间的一个稳定,半静态的副热带高压)会在5月时向北移动,因此有可能会挡住冲向威尔士终点的路途中。

历史悠久的长赛段

一切都要追溯回Kaiser杯,这一赛段见证了无数传奇,也经历了一次悲剧的发生。在2005-06赛季中,从纽约至朴茨茅斯赛段中,荷兰银行队的Hans Horrevoets被吹下甲板,尽管他在40分钟后被捞上来,但却已抢救无效了。悲剧发生几天后,movistar队的龙骨断裂。风暴来袭,以50节的风速撞击船只,船员被迫弃船,最后被荷兰银行队救上船。

No info at the moment.

相关新闻

No results found :(
  • {{item.category}}
    {{item.subcategory}}
    {{item.tagName}}

    {{item.title}}

    {{item.short_text}}
    {{item.text}}
    {{item.plus_text}}
    {{item.subsection}}
{{percentLoaded}}% loading...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