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 Info

赛段起航时间:
2018年3月18日

重要赛段

本赛段是沃尔沃环球帆船赛中的关键赛段。不仅仅因为冠军船队将拿到双倍积分,第一支跨过合恩角的船队将有1个额外奖励分,更因为它是荣耀的象征。因此,所有人都想夺得冠军。这里拥有太多的传奇故事。

所以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

这将是最长的一个赛段——长达7600海里,并且所经之地几乎是地球上最冷、最恶劣的大洋。船队将于2018年3月18日从奥克兰出发,向南航行经过新西兰的极东点,然后进入南大洋。当他们向南航行相当一段距离后,船队将由西向东进入盛行西风带(自西向东环绕南极洲、北极洲的低压区),在环绕南极洲的低压区进行追逐。这一区域风高浪大,还有冰山。

一旦阔过浩瀚的大海,他们将挑战传说中的合恩角——南太平洋与南美洲大陆板块撞击产生的巨大威力,随后转向北方,横跨阿根廷、乌拉圭的海岸线,最后抵达巴西的伊塔加。

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就够了么?

在过去确实如此,当船只能以8-10节的航速行驶时,船员们只能在气象系统形成并席卷他们是坐以待毙。但现在,船只速度已快到能跟上风暴速度,因此需要采取许多聪明的战术,正确调整船只角度。

有哪些障碍?

向南航行:最开始的战略问题跟我们在第二赛段结束,第三赛段初离开开普敦时面临的问题一样。风暴和低压区自西向东环绕着全球气候带,但环绕南极洲的并没有那么多,因为受数量众多的岛屿影响而有所减缓。这里有很多微风吹过,因此接近南大洋盛行西风带的战略原则就是一直向南航行,找到一个向东移动的低压系统然后乘风航行。因此一旦离开奥克兰,往南寻找低压区的比赛就展开了。

如果是温和的高压系统占据新西兰夏末的天气,那么船队会在低速、微风中逐渐驶离奥克兰,开始向南航行。但如果是热带低压占主导地位,就可能造成船只破损的状况。

2011-12赛季中,一恶劣的气象系统造成的50节狂风和7米高的巨浪裹胁着船队一路向南航行。伊恩·沃克的阿布扎比队仅仅坚持了6个小时,另有3支船队也不得不在情况恶化前进行维修。此外,在2014-15赛季中,受旋风影响该赛段不得不推迟开赛。所有这些都发生在靠近南大洋的比赛中。

盛行西风带:一旦船只能跳出合恩角低压区,情况就会大加改善。正如第三赛段一样,要想在这一区域快速航行,关键就是让船只在强劲的西风带中驶向中心低压区的北部。如果是个强大的低压区,就不要太过靠近,船长们都不想船只受损或发动机被破坏。但也不要太靠北,避免因为风力太弱,船行缓慢而被低压区过早抛弃。

最不明智的是陷入低压中心的南部,那里的东风会使船速减缓,让人非常不快。但近来这种可能性大大减少,因为赛事组委会通常会设定船队往南的界限,让船队远离冰山。

泰坦尼克号:在春天,南极洲的冰山消融速度很快,有相当一部分会往北漂流进入船队的比赛路线中。全速前进中的船只一旦装上冰山,哪怕是一小块也会对船只及船员们带来巨大的灾难,因此近年来赛事组委会通常会设定界限,使船只远离冰山。这一界限也会成为战术问题的一部分,因为会对船只随着天气系统移动上有所限制性影响。

合恩角:合恩角自成传奇。南大洋低压系统环绕地球,但是在南美洲南端、南极半岛中间区域,以及两者间的浅底被压缩。这将产生世界上最艰险的海域。从战术出发,取道往北通常更快。

福克兰群岛的选择:一旦跨越合恩角,船队将往北进入温暖气候中,但南美洲离开西边不远,他们将面对一系列不可预知的天气问题。例如,他们需要决定是从福克兰群岛的内侧还是外侧航行。在1997-98赛季中,有个传奇性的故事,最后抵达合恩角的船队取道福克兰群岛东侧,最后却超越了从西边走的船队。

冷风的威胁:如果以上情况还不足以令人担心,另一威胁来自吹向安第斯山脉的南大洋风暴,它将导致冷风,一股以飑线天气袭来,通常夹杂暴雨雷电的暴风雨。筋疲力尽的船员在抵达合恩角“安全一侧”是放松下来,却往往遭遇冷风打击。艾瑞克·纽比在描述他经典航海生涯的著作《The Last Grain Race》中,详细介绍了该天气的影响。

这是一个艰难的赛段,也许是最艰难的一个。它充分体现了沃尔沃环球赛的精神,无论谁赢得了最后的胜利,第一支跨个合恩角的船队,及第一个冲过巴西重点线的船队都将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No info at the moment.

相关新闻

No results found :(
  • {{item.category}}
    {{item.subcategory}}
    {{item.tagName}}

    {{item.title}}

    {{item.short_text}}
    {{item.text}}
    {{item.plus_text}}
    {{item.subsection}}
{{percentLoaded}}% loading... 更多